心得分享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时间:2022-10-20 12:48:19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阅读:2250   评论:0
内容摘要:中国的金融业在不断发展,中国的民营资本于金融业的布局也在不断延展。14年前,新财富第一次进行民营金融版图的分析时发现,入股2家金融机构以上的民企仅有8家,单家民企入股金融机构的最高数量也仅仅7家。


中国的金融业在不断发展,中国的民营资本于金融业的布局也在不断延展。14年前,新财富第一次进行民营金融版图的分析时发现,入股2家金融机构以上的民企仅有8家,单家民企入股金融机构的最高数量也仅仅7家。


14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做类似的统计时,已然发现,入股2家金融机构以上的民企,已经超越百家;持股5家金融机构以上者也已多达29家,而单家企业入股金融机构的最高数量更是高达44家。


在此,我们对持有5家以上金融机构股权的28家民营资本集团,进行了一次全景式扫描,尽可能详尽地列出了各家的系谱,并总结了各家的基本布局特点。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印衬了中国民营金融业的整体变迁历程。


下表是新财富所统计的28大民营资本系族持股金融机构情况的数据概览。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1


NO.1 明天系


持股机构:控股 23 家,参股 21 家,合计 44 家

布局特点:全能型混业金融


明天系通过所控制的上市公司及大量的中间影子持股公司,所持股的金融机构从此前的 30 家增加至 44 家。其中,银行 17 家、保险 9 家、证券 8 家、信托 4 家、基金 3 家、期货 2 家、金融租赁 1 家(图 1)。截至 2016 年末,明天系所控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合计已超过 3 万亿元。

明天系金融架构

明天系可以说是典型的全能型混业金融机构,其几乎在每个金融分支都拥有旗舰型企业。


NO.2 海航系


持股机构:控股 9 家,参股 12 家,合计 21 家

布局特点:谋求全能金融,银行业为短板


海航系是持股金融机构数量仅次于明天系的民营资本集团,这个庞大的资本集团的顶层持股者,早前是海航工会委员会,如今已变更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


NO.3 安邦系


持股机构:控股 6 家,参股 8 家,合计 14 家

布局特点:保险起家,垂青银行


安邦保险集团成立之初,「主要股东为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等世界 500 强企业」,安邦系控股的金融机构包括安邦人寿、安邦财险、安邦养老、和谐健康、成都农商行、邦银金融租赁(安邦人寿还控股了境外5家金融机构)。安邦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除了其主业的保险类子公司之外,大多都是比例不等的银行股权,似乎显示出安邦集团对银行格外偏好(图 3)。

安邦系金融架构


NO.4 复星系


持股机构:控股 6 家,参股 5 家,合计 11 家

布局特点:多年耕耘,渐显成果


郭广昌的复星系在金融业的收获颇丰,目前实际控制着德邦证券、德邦基金、中州期货、复星保德信人寿、永安财险、复星财务等 6 家境内金融机构,另外还控股了 4 家境外金融机构(图 4)。值得一提的是,其曾一度大幅持有民生银行股份,并且成功进入了该行董事会,但此后又逐渐减持且退出董事会。另外,其还欠缺信托牌照。


NO.5 联想系


持股机构:控股 0 家,参股 11 家,合计 11 家

布局特点:拼盘丰富,无一控股


虽然联想系入股金融机构的情况见诸媒体的并不多,但一直朝着韩国三星综合商社模式前进的联想控股,可能大量涉足金融机构,并不让人意外。目前,联想控股直接、间接入股的金融机构数量达到了 11 家(图 5)。


NO.6 锦龙系


持股机构:控股 2 家,参股 7 家,合计 9 家

布局特点:谋求金控,出师不利


杨志茂算是一位民营金融新贵,他对进入金融业有着高昂的热情,并意图将锦龙股份打造成一个完全的金融控股公司。目前锦龙系入股 9 家金融机构,其中控股中山证券及大陆期货,参股东莞证券、东莞农商行、华联期货、清远农商行、益民基金等(图 6)。

在杨志茂的金融版图中,东莞证券及中山证券是两个重心。他持有的东莞证券股权高达 44.6%,但竟然没有拿下这家证券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出师不利的杨志茂随即转而收购了中山证券。


NO.7 沙钢系


持股机构:控股 2 家,参股 7 家,合计 9 家

布局特点:广撒网,缺龙头


沙钢系目前控股、参股的金融机构已经多达 9 家,其在最高峰时期入股金融机构的数量更是多达 12 家,媒体上却几乎完全看不到关于沙钢系进军金融业的详细报道(图 7)。

沙钢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一度涵盖了银行、证券、保险、期货、财务五个领域,其中银行独占一半,实际控制的金融机构包括道通期货、沙钢财务。


NO.8 希望系


持股机构:控股 4 家,参股 4 家,合计 8 家

布局特点:根深叶茂,新枝发芽


作为最早涉足金融业的民营资本之一,刘永好兄弟麾下的希望系似乎在金融领域一度有收缩的态势,但近两年又重启扩张。其目前控股新网银行、华创证券、华创期货、新希望财务,参股民生银行、乐山市商业银行、民生人寿、保定银行(图 8)。

希望系,长期占据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位置,而刘永好则是民生银行任期最长的副董事长。


NO.9 忠旺系


持股机构:控股2家,参股6家,合计8家

布局特点:扎根东北,钟情银行

 

刘忠田的忠旺系对金融机构的入股可谓不显山不露水,首先其人行事低调,其次其入股金融机构并未通过其旗舰企业中国忠旺(01333.HK),而是大多通过隐性关联企业完成,因而未能引起外界太大关注。截至目前,忠旺系入股的金融机构除了君康人寿之外,其余清一色位于东北,总计数量已然达到了8家,并且悄然控股了辽阳银行(图9)。

 

截至2016年末,忠旺系通过辽宁宏程塑料有限公司,分别持股龙江银行2.86%、大连银行2.56%、吉林银行2.55%,且皆居前十大股东之列;此外,其还通过辽宁程威塑料及辽宁腾华塑料,共计持有锦州银行5.16%股权。


除了全资控股的忠旺财务,忠旺系最浓墨重彩的金融投资,当属控股辽阳银行了。截至2016年末,忠旺系通过辽宁程程塑料、辽阳鹏力模具、辽宁程威塑料三家公司,共计持有辽阳银行31.46%股权。


忠旺系究竟是何时入主辽阳银行,现有媒体几乎完全没有相关报道。由于辽阳银行官网并未披露往年年报,新财富也未能查询到忠旺系入股辽阳银行的最早时间点。


新财富在《辽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次级债券发行公告》中查询到了忠旺系持股辽阳银行的部分早期信息。

根据该公告的披露,2009年6月及12月,辽阳银行先后2次实施增资扩股,共计增资8.16亿股,使其股本从8.03亿股增加至16.19亿股。在这两次增资中,忠旺系旗下的遼宁程程塑料先后认购1亿股及3亿股,以4亿股的持股数占总股份比例达到24.71%。


但这并不是忠旺系入股辽阳银行的最早时间点,因为在此次增资之前,其旗下另一家公司辽阳鹏力模具已经持有辽阳银行0.8亿股。在2009年之前,辽阳银行于2005、2007、2008年先后进行过三次增资扩股,辽阳鹏力模具究竟是在哪一次增资时入股,则无法确切得知。


可以确定的是,至2009年末,忠旺系即以4.8亿股的总持股量,占有辽阳银行29.65%的股权比例,高于国资背景的辽阳城市资本经营有限公司的24.71%。


后续在辽阳银行2011年及2013年的增资扩股中,辽阳鹏力模具又先后认购了0.8亿股及0.4亿股。这样,至2013年末之时,忠旺系以总计6亿股的持股数,占26.39亿股总股本的22.74%。这个持股比例已经较2009年时下降不少,但辽阳城市资本经营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更被稀释至15.16%。


2016年,忠旺系旗下第三家公司辽宁程威塑料现身于辽阳银行股东名单,其以2.3亿股的持股数量占比8.72%。而自2013年之后辽阳银行就未再进行过增资扩股,因而,辽宁程威塑料所得的股份只能是从其他股东手中受让而来。


最终,忠旺系三家公司以合计31.46%的持股比例,实现了对辽阳银行的控股,第二大股东的持股仅有15.16%。


身为辽阳人的刘忠田,得以大量入股东北的金融机构,甚至于控股辽阳银行,显然是占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之机。2015年12月,忠旺系参股的锦州银行主导发起设立锦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忠旺系又近水楼台得以参股20.41%。


2016年12月,忠旺系旗下的辽宁程威塑料,从郑永刚的杉杉系手中收购了宁波福烨贸易,而该公司持有君康人寿20%股权,忠旺系从而获得了君康人寿的20%股权。该等股权转让之后,杉杉系还持有君康人寿50.88%股权。市场传言称,忠旺系将全面接手君康人寿,而原控制人杉杉系将彻底退出。


NO.10 新湖系


持股机构:控股 2 家,参股 6 家,合计 8 家

布局特点:证券为主,其他参股


新湖系实际控制人黄伟堪称大隐隐于市的神秘商人,但其麾下的金融资产却最为透明,目前所持有的 8 家金融机构股权,皆由麾下的两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600208)及哈高科(600095)持有,概无例外(图 10)。

新湖系金融架构

按照新湖集团的官方介绍,金融业已经成为该集团仅次于地产的第二大产业。其入股的金融机构涵盖了银行、保险、证券、期货四大类别,而控股 74.59% 的湘财证券无疑是其中的旗舰。


NO.11 美的系


持股机构:控股1家,参股7家,合计8家

布局特点:全面参股,小额投资


美的系在金融机构的投资上,可称是“上阵父子兵”,除了掌门人何享健之外,另起炉灶的儿子何剑锋也对金融业甚有兴趣。美的系最早投资的顺德农商行的前身顺德农信社,何氏父子俩皆有入股,当时何享健为并列第一大股东,何剑锋则为并列第七大股东。


美的系目前入股8家金融机构,覆盖银行、证券、基金、期货、财务等领域(图11),投资面似乎很广,但除了2009年设立的美的财务之外,其他的皆为参股性质,投资额也不大。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2

美的系内最有价值的两块金融资产,一为顺德农商行,一为易方达基金。


顺德农商行2016年末总资产规模达到2611亿元,不仅在全国农商行中位居前列,甚至也高于大部分城商行的资产规模,目前已将上市列入规划议程。目前美的集团为顺德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持股7%;美的集团财务公司为第五大股东,持股2.69%;另外,何剑锋控制的盈峰环境(000967)持股0.01%。在顺德农信社时期,美的集团与碧桂园同为并列第一大股东,持股2.32%。2009年顺德农信社增资扩股并更名为顺德农商行,美的集团出资4.32亿元增持9000万股,持股比例上升至6.49%。


易方达基金目前为全国排名第三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4000亿元。何剑锋麾下的盈峰控股为易方达基金的并列第一大股东,持股25%。2004年10月,美的电器受让天津信托持有的易方达16.67%股权,成为其股东之一。次年6月,美的电器又从广州证券手中接盘易方达8.33%股权,持股比例提升至25%。2007年4月,美的电器将所持易方达基金25%转让给关联方盈峰控股。易方达基金25%的股权,如今显然已经价值连城了。可资参照的是,2007年金信信托拍卖博时基金48%的股权,由招商证券耗资63亿元拿下。以管理规模计,博时基金在行业内的名次不及易方达,而且时间已经过去10年,易方达股权当下的合理价值显然要更高。


美的系另外在开源证券、金鹰基金也有较高持股比例,但并不具有话语权。美的技术投资持有开源证券35.35%股权,但该机构由陕西国资控股51%;美的电器持有金鹰基金20%股权,且是发起股东之一,但该公司同样由国资控股70%。此外,美的集团曾持有皖江金融租赁12%股权,后者由海航系控制。2016年11月,美的集团减持退出皖江金融租赁。


NO.12 富德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保险黑马,信托新秀


潮汕商人张峻控制的富德系,可以说是地产跨界保险的先行者,此后,前海人寿、珠江人寿、恒大人寿等地产商背景的保险公司陆续跟进。


目前富德系控股富德生命人寿、富德财险、国民信托、汇丰人寿四家金融机构,其中旗舰是富德生命人寿,国民信托则是意外获得的一块金融牌照(图12)。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3


半路接盘生命人寿


富德生命人寿原名为生命人寿,创立于2002年,设立时的股权由较为分散的8家股东持有,且各家的持股比例相对接近。这8家股东基本可以分为话语权较强的四方力量,即徐明麾下的大连实德、首钢总公司、广东省国资委旗下的广晟资产经营、郑裕彤家族控制的武汉武新实业及武汉益利科技,这四家都是单一并列第一大股东。


在控制生命人寿之前,张峻仅仅是一位在全国默默无闻的深圳地产商,开发了新亚洲花园等为数不多的几个楼盘。2006-2007年间,张峻所控制的公司先后从一众显赫的创始股东手中,逐步受让生命人寿的股权并进一步大幅增资,从而实现对生命人寿的控股。生命人寿的股权变更迷局,新财富曾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与追溯,完整还原了张峻控制生命人寿的过程(详见新财富2013年7月号《张峻造系——生命人寿背后的隐形富豪》)。


2008年,生命人寿总部迁往深圳之后,在张峻亲力亲为的打理下,以万能险产品为主力,借助银行的代理销售渠道,其资产规模实现了突飞猛进式的增长。在迁往深圳之前的2007年,生命人寿的资产规模刚跨过百亿门槛,2012年即达到1127亿元,到2016年末更是突破4500亿元。


随着寿险业务规模的壮大,富德生命人寿又朝着保险集团的方向发展,从保监会拿到了筹建财险的批文,并于2012年5月7日设立了富德财险。


大举入股股份制银行


借助保费规模的膨胀,富德生命人寿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一路“买买买”,地产股及银行股成为其格外青睐的标的。


张峻控制的富德系,可以说是地产跨界保险的先行者,此后,前海人寿、珠江人寿、恒大人寿等地产商背景的保险公司陆续跟进。


富德生命人寿在资本市场最广为人知的行动之一,便是在地产股金地集团(600383)的增持上与安邦保险集团展开的争夺。2012年第三季度,安邦集团最先买入金地集团,持股1.5%成为第五大股东,并于2012年末增持至4.61%,成为第二大股东。但富德生命人寿于2013年1月25日一举增持至5.41%,超越安邦集团并达到首次举牌线。于是,双方的追赶式增持就此展开。截至2016年末,金地集团的前十大股东中,富德生命人寿占据三席,共计持股29.84%;安邦集团则占据两席,共计持股20.44%。


相较金地集团,富德生命人寿更大手笔的扫筹体现在银行股上。安邦保险买成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则买成了浦发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富德生命人寿迅猛增持浦发银行,其在短短5个月内买入了37.31亿股,持股比例从0提升至20%。浦发银行披露的数据显示,富德生命人寿增持该等股权,累计耗资高达679.6亿元。截至2016年末,浦发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富德生命人寿占据了3席,共计持股20.68%。


安邦集团买成了民生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尚且获得了一个董事会席位,而富德生命人寿虽然已是浦发银行第一大股东,却未能获得董事会席位,甚至连监事会席位也没有。二者最大区别在于,民生银行是民营背景且股权分散,除安邦之外的第二大股东才持股6%左右;而浦发银行是国资背景,其中上海国际集团持股高达19.53%,中移动广东公司持股18.98%,几乎不弱于富德生命人寿。况且,在国资普遍强势的上海金融机构,民营股东想要获得董事会席位,只会更加困难。


在增持浦发银行之前,富德生命人寿还买入了为数不少的招商银行及华夏银行股份。其于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买入招商银行股份,至2013年第一季度时最高持有4.66%,后又逐渐减持。同在2013年第一季度,富德生命人寿开始买入华夏银行股份,在年末时最高持股达到1.77%,但于2014年第二季度全部减持套现。


目前,富德系还持有重庆银行及乐山市商业银行部分股权。


意外得来的信托牌照


2015年2月,富德系完成对国民信托控股权的收购,对其而言,这张信托牌照可谓意外的收获。


国民信托的前身为建设银行浙江省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004年,郑建源的宝华系受让该公司,并将其总部迁址北京。此后,国民信托在郑建源手上掌控长达10年。国民信托目前有四大股东:上海丰益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丰益”)持股31.73%,璟安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璟安投资”)持股27.55%,上海创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创信”)持股24.16%,恒丰裕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恒丰裕实业”)持股16.56%。


2014年年中,佳兆业掌门人郭英成意欲进入信托业,从郑建源手中接手了国民信托,并获得了上海丰益、上海创信、恒丰裕实业三家公司的控制权。但2014年末佳兆业危机爆发,郭英成避走海外,于是将刚刚入手的国民信托转让予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


2015年2-3月,上海创信及恒丰裕实业的股东变更为深圳市富德前海基础设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富德生命人寿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3月,上海丰益的股东变更为深圳市富德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为富德生命人寿的第一大股东。


至此,富德系实现了对国民信托72.45%股权的控制。同时,由于国民信托还持有汇丰人寿50%股权,因而富德系也等于间接拿下了汇丰人寿5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交易背后的人物关系。国民信托原控制人郑建源,被认为系香港郑裕彤家族在内地的代理人,张峻接盘生命人寿时,有相当比例的股权同样来自郑裕彤家族,郭英成获得国民信托控制权之后,手还未捂热又转手给了股东兼同乡的张峻。


富德系受让了国民信托之后,其资产规模有所增长,截至2016年末,资产总规模(含信托资产)达到了2515亿元,在15家民营信托机构中排第六位。


2016年末,富德系着手对国民信托进行增资,以补充资本金,但北京银监局未予核准。北京银监局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八条、《中国银监会信托公司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下称《实施办法》)第七条的规定,经审查,国民信托此次增资申请不符合《实施办法》第七条相关规定,因此不予批准。


《实施办法》第七条境对内非金融机构作为信托公司出资人资格进行了详细规定,其中第九款规定:承诺5年内不转让所持有的信托公司股权(银监会依法责令转让的除外)。


NO.13 万向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步步为营,全面发展

 

鲁冠球无疑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但万向系在金融领域的发力明显晚于与其同时代起步的希望系、泛海系等民营资本集团,以至于遗憾地错过了民生银行的发起设立。目前万向系持股的金融机构数量只有7家,但却有4家是绝对控股,另外3家参股的也是拥有相当话语权(图13)。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4


万向系应是具有相当潜力走向全能型金融的民营资本集团,多年来,其在金融领域的耕耘都是步步为营、稳打稳扎,谋求全面发展,甚至不惜与泛海系一争高下,并夺走了民生人寿的实际控制权。


其实,万向系在金融业的征战,与其说是鲁冠球的主张,还不如说是鲁冠球在支持儿子鲁伟鼎四处征战。身为富二代的鲁伟鼎,将金融业作为自己的主战场。


始于金融业的边缘领域


早在1995年,万向集团即作为发起人之一参与设立了浙江天地期货,并且是持股21.34%的第二大股东。只是,天地期货成立几个月之后,万向集团旋即将所持股权转让了。那时的鲁冠球似乎还未意识到金融业的战略价值,在金融殿堂的门口瞄了一眼旋即离开了。天地期货后来落入同为浙商的新湖系黄伟手中,名称也变为新湖期货。


4年之后,鲁冠球折身再次回到金融业,目标仍然是期货。1999年9月,上海浦江期货的原股东将其所持股权,分别转让给上海万向投资70%,转让给深圳万向投资有限公司30%。万向系全资收购浦江期货之后,将其更名为万向期货,并持续对其增资。后万向期货的持股公司更名为通联资本及通联创业投资,万向期货也跟随更名为通联期货。如今通联期货又更名为通惠期货。


相较而言,期货业在中国的金融业大棋盘中相对处于边缘地位,2002年7月万向系所拥有的第二家金融机构——万向财务,虽是浙江省设立的第一家财务公司,但也依然处于金融业的边缘地位。


鲁冠球无疑是改革开放之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中的佼佼者,但万向系在金融领域的发力明显晚于同时代起步的其他民营资本集团。


几经拉锯控制民生人寿


2003年入股两家金融机构浙江省工商信托及民生人寿,标志着万向系进入了主流的金融业领域。


2003年4月,万向系参与陷入困境的浙江省工商信托的重组事项,万向控股以24.8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浙江省工商信托增资扩股,万向控股晋身为第一大股东。2012年4月,浙江省工商信托更名为万向信托,万向控股的持股比例高达76.5%。拿下万向信托,万向系成为浙商背景中唯一一个拥有信托牌照的民营资本。


相较于顺利入主万向信托,万向系拿下民生人寿的控制权则经历了多个回合的交锋。


民生人寿2003年成立伊始,发起股东多达21家,其中泛海系卢志强、万向系鲁冠球、希望系刘永好、海鑫钢铁李兆会等几大股东之间的持股很接近,特别是卢志强与鲁冠球,是持股14.45%的并列第一大股东。


万向系与泛海系对民生人寿的控制权都志在必得,为了强化自己的话语权,双方不仅皆参与民生人寿的数次增资,而且不约而同设法从其他小股东手中收购股份。到2007年底,万向系持有民生人寿股权达到17.09%,而泛海系则以16.96%的持股比例紧随其后。


2009年,万向系争取到了当时第三大股东海鑫钢铁李兆会的支持,后者向前者转让了1.43%的股权,万向系与泛海系的持股比例进一步拉开。而万向与海鑫两家同盟合计持股比例更是达到了32.52%,远高于泛海系的持股比例。


无奈之下,泛海系干脆于2010年将所持股份全部转手,甚至其中一部分还是转让给了万向系,泛海系从此彻底退出民生人寿,万向系则以55%的持股比例成为民生人寿的绝对控股股东。2010年7月,鲁伟鼎当选民生人寿董事长。

 

不能错过的浙商银行


2004年8月,全国第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浙商银行宣告成立,这是在对浙江商业银行重组的基础上发起设立的股份制银行。错过了民生银行的万向系,显然不会再错过家门口的银行设立,万向控股以1.55亿元的出资额持股10.34%,成为三家并列第一大股东之一(1家国企、2家民企)。


此后,浙商银行于2007年、2009年、2010年经历了三次增资扩股,其总股本从设立时的15亿股增加至100亿股。浙商银行的三次增资扩股,其价格也是水涨船高,2007年增发价格1.21元/股,2009年增发价格1.59元/股,2010年1.67元/股,但万向系皆概无例外参与了等比例增资,所以保持着10.34%持股比例。据此计算,万向系为所持有的10.34亿股浙商银行股票,投入的资金总额约为15.46亿元。


2015年,浙商银行实施新一轮增资扩股,价格为2.88元/股。万向系旗下的民生人寿增持3.12亿股,耗资8.99亿元。此轮增资之后,万向系合计持有浙商银行13.47亿股,持股比例为9.28%。2016年4月,浙商银行于港股实现IPO,万向系的持股比例降低至7.5%。


目前,万向系为浙商银行并列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国资背景的浙江省财务开发公司(14.79%)。浙商银行2012年年报显示,鲁伟鼎代表万向系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2015年改派于建强任该行监事会主席。

 

曾经错过的金融牌照


万向系的金融版图中,目前独缺证券牌照。实际上,万向系在2004年曾经收购过一家证券公司——天和证券,而且是绝对控股。但由鲁伟鼎出任董事长的天和证券在2006年发生代客理财亏损6亿元事件,这个亏损额甚至超过了天和证券的净资产。


天和证券被迫进入破产重组,最终由浙江省财政厅系统的财通证券吸收合并。万向集团等老股东以零价格转让其所持股权,财通证券吸收合并天和证券之后,承担天和证券的一切债权、债务关系,天和证券随即注销。万向系失去一块对于民营资本来说稀缺的金融牌照,不得不说是一个战略损失。


此外,2007年万向系麾下的浙江工商信托还参与了博时基金48%股权的竞拍,如果顺利拿下,将成为博时基金的控股股东。遗憾的是,万向系铩羽而归,由招商证券以63亿元的天价摘走(当时招商证券原本就是博时基金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5%)。直到3年之后,其旗下通联资本参与发起设立浙商基金,并成为四大股东之一,这个遗憾才算部分弥补。


更早以前的2003年,万向系曾计划西进入川,控股正在重组的华锋信托。当时四川省属的原三家信托公司——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计划合并重组设立为四川华锋信托,注册资本为5.5亿元。万向系意欲投入3亿元拿下51%的控股权,但最终未能成功,重组事宜也搁浅。后来未能诞生的华锋信托变成了四川信托,并由蜀地宏达系的刘沧龙最终入主。


NO.14 泛海系


持股机构:控股4家,参股3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民生”为主,其他为辅

 

作为最早投资金融机构的民营资本代表之一,泛海系卢志强一直致力于打造金融领域的“民生系”(图14)。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5


目前国内带有“民生”字号的金融机构,无一不与卢志强有关——他是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之一,也是民生银行的副董事长;民生银行下属的民生金融租赁,自然也与其有间接关联;同时他还实际控制民生信托、民生证券、民生期货;甚至带有金融特征的民生典当,也是归他所有。唯独保险业的民生人寿,身为发起人且曾是第一大股东的卢志强,在经历一番与万向系鲁冠球的争夺之后,最终失意退出。


规模化投资金融业的先行者


泛海系早在2003年以前即入股了6家金融机构,除了众所周知的民生银行之外,还包括民生证券、民生人寿、光大银行、海通证券、中关村证券等。


1996年,民生银行发起设立,泛海控股集团参股9000万股。2000年,泛海控股集团再从第三方受让5000万股民生银行股份,使得其持股总数达到1.3亿股,占总股本的9.42%,成为民生银行的第二大股东。这笔投资为其带来巨额的回报,民生银行上市以后,卢志强套现超过50亿元。2016年,在安邦集团晋身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之时,希望系刘永好、复星系郭广昌皆大幅减持,而卢志强却耗资逾百亿元,同时在A股与港股市场强势增持民生银行。截至2016年末,泛海系以5.74%的持股比例重回第二大股东位置。


2001年,泛海系介入了位于河南的地方性券商黄河证券的增资扩股。2002年4月,黄河证券完成增资扩股,并更名为民生证券。增资扩股完成之后,民生证券注册资本由1亿元猛增至12.8亿元,中国泛海控股以2.4亿元的出资额位居第一大股东,占比18.72%。


作为最早投资金融机构的民营资本代表之一,卢志强麾下的泛海系一直致力于打造金融领域的“民生系”。


实际上这并不是泛海出资的全部,由于当时证监会规定单个民营股东直接、间接持有证券公司的股权比例不得超过20%,泛海系采取了利用多家影子股东分散持股的方式。


泛海控股除了本身持有的股份之外,另以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名义出资1.2亿元,位居第五大股东,占比9.36%。2002年11月,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所持民生证券的股权,转让给了泛海系关联公司海通建设。另外,中国泛海还与河南旅游集团等四家股东签订协议,托管了它们持有的全部民生证券股权,并于2003年初进一步收购了该等股权,使得泛海系的总股权比例达到43.7%。


之后几年,泛海系陆续接盘了部分老股东所持有的民生证券股权,并且陆续对民生证券增资,及至目前其总持股比例达到87.65%。


2002年4月,泛海系又成为民生人寿的发起人之一,并且是第一大股东。从该公司取名“民生”来看,卢志强就希望能够实际控制这家保险公司。但与同为发起股东之一的万向系鲁冠球争夺了8年控制权之后,卢志强最终被迫出局,并将股权转让给对手彻底退出了民生人寿。


2002年7月,海通证券实施增资扩股,泛海系麾下多家企业参与认购,总数达到8亿股,合计持股达到9.15%。随着海通证券2007年借壳上市,泛海系持股实现惊人收益。目前泛海系的持股分散,且无一家进入上市后海通证券的十大股东之列,因而无法知晓其是否还持有抑或已经套现。


除此之外,泛海系旗下的光彩事业投资集团(现已更名为泛海能源投资)早年还曾入股中关村证券9.74%,不过该券商已于2007年由法院判决破产。


“民生”家族再添两丁


2008年2月,泛海系以民生证券为跳板进入期货业,受让了山西物产期货55%股权;并且另行对其增资6000万元,持股比例一举达到82%,随后将其更名为民生期货。目前泛海系已100%持股民生期货。


2008年10月,卢志强与史玉柱相约参与广西北部湾银行的重组设立,泛海控股集团与巨人集团各自认购1.8亿股,各占9%股权,成为并列第三大股东。不过,泛海控股集团于2016年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巨人集团,使得后者一举成为广西北部湾银行的单一第一大股东。


2013年4月,泛海系控制的“民生”金融家族再添一丁——民生信托在北京正式开业。该信托原名为中旅信托,由北京首都旅游集团控股。中旅信托2003年即开始筹措重组事宜,2011年泛海系开始介入。其注册资本由2.3亿元增加至10亿元,泛海控股集团以6.93亿元的出资额占股69.3%。之后,泛海系将其更名为民生信托。目前,泛海系合计持股民生信托93.42%。


2015年11月,泛海系领衔的财团,以35亿元的总对价,受让了原海航系控制的民安财险100%股权。其中,泛海控股(000046)通过下属子公司受让了51%股权,实现对民安财险的绝对控股。之后,民安财险更名为亚太财险。自泛海系放弃民生人寿之后,在保险领域又得以补上缺失的保险牌照。


整体而言,卢志强历时十余年所致力架构的“民生”金融家族,除了民生银行之外,其他的基本乏善可陈,即使被万向系“抢”走的民生人寿,其经营业绩也一般。也许,即便是资本大佬,也未必能真正把金融业经营好。


NO.15 京华系


持股机构:控股0家,参股7家,合计7家

布局特点:独钟情银行

 

钢铁大亨杜双华在所有涉足金融业的民营资本中,显得相当另类,他麾下的京华系所入股的金融机构清一色是银行,且入股的7家银行皆进入了前十大股东之列(图15)。除此之外,京华系公司还曾现身于唐山银行、莱商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之列,只是2016年未再出现在前十大股东之列,是否已经减持退出不详。这7家银行中,规模最大的是上海农商行,其2016年末的总资产为7109亿元。此外,青岛农商行及齐鲁银行的总资产也分别达2075亿元、2072亿元。


明天系、海航系等28个超级民营金融巨头名单及其持股图揭秘(上) 图6


此外,京华系入股的银行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其主要的产业基地在河北(京华制管)及山东(日照钢铁),而其入股的其中5家银行也在这两个省份,此为民营企业在入股金融机构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又一例证。从时间上来看,京华系最早进入的金融机构为日照银行及莱商银行,大约都在2005年前后,而其最近入股的银行则是乌鲁木齐银行,于2011年入股。


京华系所入股的7家银行中,在4家拥有董事或者监事席位:在上海农商银行、青岛农商银行、日照银行、齐鲁银行各拥有一个董事席位,但其中没有一家是杜双华本人进入董事会出任董事的。日照钢铁控股集团资本运营部部长胡文明,代表京华系进入了三家银行(日照银行、青岛农商行、齐鲁银行)的董事会。而在此前,薛健也代表京华系出任了三家银行(上海农商银行、日照银行、莱商银行)的董事,他还一度出任过日照银行的副董事长。


上海农商银行披露薛健在京华系的官方职务是,“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日照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媒体披露,薛健在日照钢铁分管外事及融资事务,据称薛健曾为山东莱芜颇有名气的钢材经销商,并且为杜双华2003年创办日照钢铁时提供过融资担保,薛健因此而成为了杜双华的“铁杆兄弟”。


杜双华钟情于入股银行业,似乎与其所在资本密集型的钢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关键时刻有助于其解燃眉之急。数据显示,仅2012年上海农商银行就对日照钢铁提供了6亿元授信,而日照银行也向其提供了近亿元贷款。



相关评论

声明:本网站属于个人非盈利性网站,部分信息从互联网精心收集整理,如有不真实、不准确或侵权的,请及时联系删除为盼!邮箱:568687274@qq.com

  黔ICP备20000475号-1 Copyright © 2014-2022 奇驴网
Powered by OTCMS V6.63